义乌热线!为您优选文章,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首页 > “小鹿情感”平台乱局 学员花数万追爱导师教学涉PUA

“小鹿情感”平台乱局 学员花数万追爱导师教学涉PUA 作者 / 始钧

  “小鹿情感”平台乱局 学员花数万“追爱” 导师教学涉PUA

  部分导师提供的教程含PUA不良特征;有学员联合维权,报警后平台与涉事导师团解除合约

曾入驻“小鹿情感”的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公司流出的内部群聊截图。 曾入驻“小鹿情感”的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公司流出的内部群聊截图。

  “妹妹,你赶紧去把钱要回来吧,这其实是一个骗局。”

  若不是“良心发现”的“情感导师”打来电话,花了51388元购买情感挽回服务的李卿,还沉浸在挽回前男友的梦里。

  李卿的情感挽回服务是在“小鹿情感”平台上购买的,这是一家提供婚恋挽回、恋爱教学、情感咨询等服务的线上服务平台,自称注册用户达1200万,入驻的专业咨询师有3000多人。公开资料显示,“小鹿情感”多轮融资达数亿元。

  正因如此,李卿相信通过“小鹿情感”,能像平台宣传的那样“让爱得偿所愿”。李卿并非个例,跟她有类似遭遇的人,曾建了一个500人的微信群维权。

  “小鹿情感”APP平台上,有各入驻情感团队或者公司开设的直播课,其内容涉及脱单、挽回、分离第三者等,学员以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情感导师的服务。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忽悠学员缴费,有些入驻团队针对平台“15天不满意退款”的宣传,设置了专门话术拖延退费。此外,平台部分“情感导师”也无心理咨询资质,为解决持证问题,“小鹿情感”还与公益组织合作培训发证。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平台上部分导师提供的教程和情感指导中,包括发布虚假身份及假朋友圈状态来吸引异性关注,具有典型的PUA不良特征,有些学习资料中,甚至充斥涉黄内容。

  部分受害人报警后,“小鹿情感”与涉事导师团解除合作关系,目前警方仍在调查相关情况。

  私人定制

  女子花五万“挽回情感” 人财两空

  和男朋友分手十个月后,李卿依然想复合。

  在推送广告中看到“小鹿情感”有“情感挽回”课程后,李卿尝试着通过这个平台的服务找回前男友。

  “小鹿情感”是一家提供婚恋挽回、恋爱教学、情感咨询等服务的线上服务平台,自称注册用户达1200万,入驻的专业咨询师有3000多人。

  在“小鹿情感”APP的一场直播中,还没听完李卿和前男友的故事经历,一名自称刘哲的“情感挽回导师”对李卿下了定论:“你分手,是因为你不会说话,情商不高。”刘哲告诉李卿,没有任何前任是挽回不了的,“只要你大胆尝试,跟着老师的方法去操作,一个月左右,保证你能和前男友成功复合。”

  这位导师属于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爱唯尔教育”导师团队,是“小鹿情感”入驻导师团之一。“小鹿情感”APP作为线上平台,有多个类似“爱唯尔教育”导师团队入驻。

  “‘小鹿情感’和淘宝的销售模式是一样的,只是一个负责引流的平台,平台再和其他入驻的商家分成消费者的学费而已。”反不良PUA人士、“小红帽”创始人孔唯唯说。

  要得到老师的“一对一私人定制”方案,首先是购买课程,12888元。在和情感导师进一步的沟通中,李卿得知,所谓的挽回课程,其实是导师安排一个陌生人,通过加前男友的微信来撮合已经分手的俩人。

 导师如辉给记者发来的“一级情感护理师”职业技能证书。记者查询其证书上三家机构的工商信息,均无资格认证相关项目。 导师如辉给记者发来的“一级情感护理师”职业技能证书。记者查询其证书上三家机构的工商信息,均无资格认证相关项目。

  李卿质疑这个不值一万多,但导师回复因为专业、科学。

  在付款12888元一周后,导师刘哲告诉李卿,她前男友不好沟通,需要换个导师深度聊,让李卿再交25000元,“负责对接的是一名国外聘请的导师。”

  此后,刘哲又让李卿报销前去其前男友家的路费、礼品费等。三个月后,李卿已通过“小鹿情感”APP向导师付款达51388元。李卿向导师索取发票、与前男友的见面照或聊天截图,但导师以公司规定为由拒绝,称不能给客户看,客户也不要去问前男友,否则就会弄得一场空。

  去年4月底,“良心发现”的刘哲通过微信语音聊天告诉李卿,这是一场骗局,让她赶紧把钱追回来。当天,李卿向前男友发短信求证,得到了回复:“这半年以来没有任何人加过我的微信,我请你别相信这些机构帮你挽回我了,你这样我真的很无奈,我对你彻底失望了。”

  李卿称自己被骗了,人财两空。

  聊天陷阱

  教学员用假资料假状态吸引异性

  李卿报警后加入了一个有500人的维权微信群。

  这些自称因情感问题被欺骗的男女总结原因为:因为感情,冲动消费。

  他们有着共同的“被套路”:简单询问过后,导师就催促学员交钱买课程;情感导师把一些心灵鸡汤和“恋爱模板”发给他们,课程价格从几千到上万元不等;先诱导学员交一个低价位的课程,再一步步让他们交钱升级课程。

  导师们所谓的“一对一私人定制方案”,其实也一样。李卿告诉新京报记者:“所有的课程有共同点,基本上是‘代聊’、‘二次吸引’、提升个人魅力。”

  在这些导师提供的课程中,“二次吸引”和“提升个人魅力”,都有着PUA聊天陷阱的影子。

  所谓PUA,意为“搭讪艺术家”,国内比较通俗点的说法是,通过各种手段方法,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死心塌地,唯命是从。这首先,就是编造虚假身份信息或生活状态,吸引对方注意。

  44岁的王泠在“小鹿情感”APP上购买“追爱天使团队”恋爱课程时,就遇到类似情况。

  导师开价3688元的恋爱课程,就是“教你谈恋爱,提升情商,辨别男人,只要按照导师的方法执行,一个月内就能找到男朋友结婚。”

  从1688元“首付”开始,导师在一个月内不断要求王泠加钱升级课程,最终花费4500元。

  王泠回忆,情感导师在收到钱后,发了十多个PDF文件,并且要求王泠看完后,写下读后感。“一个文件100多页,就只让我看几天,根本完不成,”王泠称,“我尝试写了个读后感给导师,但是导师却不理我,感觉像是在玩我。”

  王泠向小鹿平台投诉上述导师,“追爱天使”团队给她换了人。

  新换的女导师要求王泠要塑造成20几岁的样子,改微信头像,拍摄喝红酒、参加酒会、抱着猫狗的照片发朋友圈,“目的是要你吸引人,说明你社交圈子广,生活丰富多彩”。

  事实上,44岁的王泠,是甘肃武威市某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没谈过恋爱。随着年纪的增长,她想找一名品德端正的男性恋爱,直至结婚。

  一些情感导师教的“异性吸引”方法也遭质疑,具体内容也是让学员制作虚假生活状态和假资料来营造学员生活在“社会上游”,以此吸引异性。李卿曾和数十名受害者总结经验后得出结论,“这就是PUA的手段。”

  退款无望

  平台和导师互踢皮球拖过退款期

  就算学员觉得自己被骗,但想要拿回钱,并不容易。

  长期关注《婚姻家庭法》和婚恋行业的律师张小美告诉新京报记者,光是2019年下半年,自己就接到过上百起遭遇类似退费难的举报。

  5月4日,新京报记者登录黑猫投诉平台,搜索“小鹿平台”关键词,共出现379条投诉,其中,退款和导师的资质问题成为投诉频率最高的词汇。在聚投诉平台上,共有650条投诉内容,退款,赔偿解释成为高频词汇。

  王泠也要退款,她在“小鹿情感”平台上投诉“追爱天使”导师团队,但最终被拒绝,客服给出的理由是:“给你发了资料。”

  李卿在“小鹿情感”平台上投诉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爱唯尔教育”导师团队,并要求全额退款,也遭到对方拒绝,理由是,过了平台宣称的“十五天不满意退款”的期限。再追问平台客服,其宣称“是对方公司骗的你,不是我们平台”。

  曾入驻“小鹿情感”的导师王明伟告诉新京报记者,“小鹿平台会收取学员总费用的20%作为平台的盈利费用,其他的80%则是导师团队的收入。”

  王明伟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某教育咨询公司的内部话术中提到,“前15天内学员如果提出退款,告知学员,你们的钱都是走小鹿平台的,退钱只能找小鹿平台,过了15天,一分不退。”

  “小鹿情感”平台上,很多的产品服务在显眼的位置标明了“平台保障·15天不满意退款”,这按照通俗的理解,肯定是15天不满意服务的话全额退款。但在支付界面的底部,有一行小字写着《小鹿平台第三方服务协议》,在这个协议上又详细地描述了各种退款情形和退款比例,其中很重要的一句是“跟提供服务的咨询师协商退款”,这意味着消费者要取得咨询师的同意才能退款。

  “为了不让学员在十五天内提出退款,导师会尽可能去拖时间,”王明伟称,“这样,学员的钱就退不了,就算对方投诉,也有小鹿(小鹿情感)的条款担保。”

  2019年6月,李卿在居住地南京报警。在同一时间段,“小鹿情感”与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解除合作,收取李卿5万多元的“爱唯尔教育”导师团队消失。

  无法和导师取得联系的李卿多次致电“小鹿情感”客服,连续投诉一个多月后,客服告诉她,“可退1万元”。

  李卿报案后,还曾配合民警到涉事的长春新思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进行调查,“全跑了。”

  “‘小鹿情感’因为投诉跑路的公司特别多。”王明伟称,只要钱到手就收手的导师不在少数。

  资质疑云

  与基金会合作考证“交钱包过”

  因为担心出事,王明伟今年春节后就辞职了,“这个圈子太乱,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只要你会忽悠人,简单进行培训后就可以当情感导师。”

  在“小鹿情感”此前的咨询师招募广告中,还明确标注着“无论你是行业小白,还是领队大佬,只要你对情感行业感兴趣,我们帮助你完成月入30万的梦想”。

  曾入驻“小鹿情感”的导师王明伟没有心理咨询资质,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小鹿平台一开始时哪怕是行业小白也可以入驻,但是后面开始要求持证上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小鹿和一些公益组织合作,为导师颁发职业证书,但是证书基本上是交钱包过。”

  在“小鹿情感”APP中,申请成为情感导师,需要姓名、手机号、微信号、所在城市、团队名称;可选四个业务类型:聊天技巧、恋爱脱单、关系修复、婚姻家庭;提交咨询师资格证书,但是也有三个对于相关资格证书的选项,分别为“暂无”“已有”“正在办理中”。

  “小鹿情感”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招聘导师时需要以工作室或者是成立的公司为单位入驻平台,导师需要拥有相关证件。“有心理咨询师证或者是行业协会颁发的资格证;或者是海外的相关专业资质证件,有一个也行”,上述工作人员称,“如果没有相关证件,那就找专员对接。”

  新京报记者联系“小鹿情感”一名招聘专员,该专员称,“只要有销售经验,经过我们的培训就可以上岗,资格证书可以慢慢考。”随后,该专员向新京报记者推荐深圳市景安精神关爱基金会,并称“这是我们的合作单位,交钱培训就可以轻松考证”。

  新京报记者通过“小鹿情感”APP上找到“罗夏情感”的如辉老师,其出示的“一级情感护理师”证书上,也盖有深圳市景安精神关爱基金会、深圳市心理咨询行业协会及深圳市民情感护理中心的公章。新京报记者查询其证书上三家机构的工商信息,均无资格认证相关项目。

  不过一名婚恋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婚恋情感行业内承认的只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和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员两个证。

  根据知情人透露,“小鹿情感”曾向公益组织“深圳市景安精神关爱基金会”进行捐助,其创始人巫家民还是此基金会的副理事长。

  深圳市景安精神关爱基金会一名工作人员也证实上述说法,其称基金会和“小鹿情感”确有合作,基金会可向入驻“小鹿情感”的导师颁发“情感护理师”的职业技能证书。该基金会一名负责“情感护理师”培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给小鹿培训的导师仅需1499元即可报名考试并发证。这名工作人员发来的报名链接明确显示:“小鹿情感要求承担心理咨询的从业者参加培训,获得情感护理师资格证书优先派单,将来作为上岗的资质要求。”

  “线上手机听课,只要认真听课,一般没什么问题,”上述工作人员称。

  孔唯唯称,“小鹿情感”在景安基金投钱,景安基金就帮忙培训发证的模式,可看作是利用公益在赚钱,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这种模式是不被允许的。

  PUA影子

  私人定制套餐包含情感控制内容

  在“小鹿情感”平台上,不少情感导师团队提供的恋爱模板,以及线上直播推荐的技巧、涉及的约会、言语调情、肢体接触等,都有PUA的影子。

  几乎每个购买“狙击女神”、“恋爱教学”课程的男女学员,都会被导师要求去高端咖啡厅、抱着宠物拍照发朋友圈,自我包装方式和早期的PUA手段高度一致。

  罗夏情感如辉导师向新京报记者发来的学员私人定制课程套餐中介绍,套餐分为A、B、C三档,价格分别为3800元、5800元、8800元。

  套餐A中内容包括:导师组分析委托人自身情况、针对用户自身进行心理分析、针对目标进行心理分析、针对问题制定感情经营方案、专业个人形象指导建设、感情技巧资料课程学习、个人魅力框架建设、根据情况变化应急指导、与导师语音电话沟通、高级代聊;套餐B增加,约会流程设计、两性心理差异学习、两性经营课程;到了套餐C,内容开始转变为:反转核心价值,掌握情感主导权,让目标产生依赖;引导目标投资时间、精力、感情、金钱等,让对方死心塌地;长期关系经营相处。

  一名微信名为“小鹿总部金牌情感分析师梁老师”的导师,4月26日发布朋友圈短视频:不断闪烁的霓虹灯下,有男学员抱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性,随着音乐节奏摇摆身体……,导师配上文字:“学员抱着妹子蹦迪,导师带着学员控场成都”。

  王明伟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小鹿情感”平台中入驻的导师与PUA的关系,“换汤不换药,顶多算是一种新的变种。”

  李卿报警后,曾经的导师刘哲曾给她发来一条公司内部微信群截图,公司负责人于某在群里发布消息称:“警告所有人,大家一条船,船翻了对谁都不好,谁如果泄露秘密,大家都得坐牢。”

  起底“小鹿”

  从PUA到情感咨询公司的生意经

  “小鹿情感”与PUA的牵连,不止于入驻的导师团队。

  “小鹿情感”运营方是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办者巫家民曾是国内第一家PUA网站泡学网上的PUA大神“tango”。在成立“小鹿情感”前,巫家民创办过一家自称是“新生代PUA”的坏男孩学院。

  2012年,巫家民成立“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小鹿情感”由此而生。

  孔唯唯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近年来PUA行业出现太多的受害者,发生危及人身安全的不幸事件,加上媒体对PUA的报道和批评,巫家民的“坏男孩学院”(PUA组织)转型成为情感咨询路线。

  从PUA“大神”到情感咨询平台“一哥”,巫家民创办的“小鹿情感”为摆脱PUA的标签,成立了一家小鹿公益基金会。但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家基金会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小鹿情感”相关负责人曾在多个公共场合宣称,“公益基金会、政府等机构合作,解决中国情感需求巨大的市场。”巫家民曾表示这个市场有数十亿规模。

  2017年6月,“小鹿情感”平台获得了武汉市科技投资公司参投的引导基金入股,巫家民称,“这是首家获得政府引导基金的情感心理服务公司”。

  虽然有客户陆续在投诉,但“小鹿情感”在情感咨询行业越做越大,据公开资料显示,其已获多轮投资,估值过亿。

  曾入驻“小鹿情感”的导师王明伟告诉新京报记者,小鹿平台原来注册过的两个微信公众号,“有一个叫做‘小鹿情感先生’,专门发布PUA的撩妹技巧。”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微信公众号“小鹿情感先生”以“分享追女生和魅力提升方法”为简介,因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账号被封停使用。

  孔唯唯称,“小鹿情感”平台转型后“相当于一个销售平台,聚拢的PUA导师团队在里面,一旦遭到举报,他就可以把责任推给导师团队”。孔唯唯称,“这种平台的危害性可能更大,比如说,小鹿被某个学员举报了,查下来也就是个纠纷,轻则赔个钱,重则收到个行政处罚,再罚款,这对背后的资本来讲影响不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卿、王泠、王明伟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编辑:陈海峰】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